网络文学是否将进入末代纪元?

征文网 2016年9月30日文学快讯评论1,902 阅读1700字

在偏文艺性质的历史阐述中,经常会用到“XX纪元”这个词,听起来很有气魄,也很有沧桑感,仅“XX”两个字,就从气质特征上圈定了一个时代。

网络文学是否将进入末代纪元?

但事实上,这个词必须是在后人总结前人的历史时才会出现的,身在那段历史之中的人们,是绝对做不出这种提炼的。因为历史长河极少出现小于90°的急转弯,大多都是慢慢偏离旧时航向、渐渐形成新的河道,芸芸众生都只能被动的被裹挟于其间。

由中国作协主办的中国网络文学论坛,已经开展到第二届,这次论坛上的小生态环境呈现出了一种非常非常有意思的局面。(任何活动或会议,都会在过程中形成一个小生态环境,这个环境基本就是行业大生态环境的缩影、沙盘)。

清晰记得,就在两三年前,传统作协领域和文学理论领域,面对网络文学的态度,仍旧是带着些许紧张的。中国文坛在平静了若干年之后,突然凭空就冒出了网络文学这个庞然大物,创作队伍巨大、文字体量巨大、阅读群体巨大。数以亿计的网络点击率,让网络文学简直就像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气,欢蹦乱跳、旁逸斜出,每天都在想着弄出点什么新鲜花样来,以消耗自己过剩的精力和好奇心。

“我们有非常充分的管理作协的经验,但这些经验对网络文学失效了。”一位省作协副主席如是说。

“只要能证明了网络文学其实就是通俗文学,那么我们就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和丰富的评论经验来面对它。”一位专门研究网络文学的评论家如是说。

而在这次论坛上,情形却发生了惊天逆转。传统作协领域已经信心满满投入到了网络文学的引领之中,各地省作协纷纷交出了自己助力网络文学发展的成绩单,下一届论坛的东道主已经在设计自己的论坛方案。

扩大培养网络作家队伍、细化网络文学门类、打通小说—改编—影视一条龙的通道、实施精品培养计划……

必须承认,作协领域在各尽所长用自己的方式完成着自己对于网络文学的使命。

评论家们则非常大度地使用起了IP价值这一硬指标。“网络文学最大的意义不就是拥有庞大的读者群和极高的艺术衍生价值吗?”

与之正相反,前些年,当传统作协领域和理论领域面对着网络文学充满忧虑的时候,网络作家和编辑们不遗余力的用各种方式证明着自己的价值和生命力。

可今天,当前者敞开怀抱信心满满认为网络文学发展形式不是小好而是大好、充满生机与希望的时候。一些网络作家和编辑反倒显得忧心忡忡:“淘汰、过气、创新、不能做传统的网络作家、必须跟上今天的网络形式、现在太关注IP、关注数据,我们终究是文学,最关注的还应该是内容!”。

让人无语、也让人感概良多的一幕。网络文学的从业者和管理者、评价者,非常自然地就站到了对方曾经的位置上、使用起了对方曾经的语言。

也许网络时代的世界,变化就是这么快。

我对于网络文学的想法很简单:说一千道一万,有一个根本点不能忘记:“它是文学”。

而现在,整个网络文学行业几乎已经全部被资本力量所左右。能通过写书挣到很多钱,曾经是网络作家的金字招牌,现在,唯以IP论英雄却成了传统文学领域评价网络文学的标尺。

在IP价值这张大网的管控之下,每一本网络文学都在接受着残酷的切割和凌迟。一部作品从开始架构的那一刻起,直到写完最后一个字,始终在接受着强烈的暗示和明示:这样设计才符合游戏或影视改编需要;写这些内容,才能增加IP价值……

但几乎所有人都明白,在很多时候,最能提升一部作品IP价值的,往往和文学没什么关系;而最能代表一位作家才华、灵性、思考、思想的,能代表一部作品自我表达的价值的内容,却恰恰是IP最不需要的。

长此以往,网络文学将丧失自己作为一种“文学”而存在的价值,彻底变成源源不断为影视市场、游戏市场提供新鲜血液的造血库、提供故事基础的母体。

“为他人的生存充当造血库和养分母体”,这种在影视剧和小说中经常存在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情节,正在悄悄出现于现实之中。

当然,如果因此就说网络文学正在进入末代纪元。这本身就是一种文学性的行为,情感重于理性,基本等同于那种:“啊,生活,只有死亡才能让你变得真实。”

历史永远不是由身在其中的人总结出来的,需要后人来总结。身处这段历史中的人似乎只有两个选择:凭心而行或随波逐流。只是当真正做起来的时候,好像后者确实更简单一点。(聂昱冰)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