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诗社40年:从未中断,名家辈出

征文网
20141
文章
16
评论
2021年6月6日18:34:56复旦诗社40年:从未中断,名家辈出已关闭评论95 阅读 4048字

成立于1981年的复旦诗社,至今已走过40个年头。40年里,复旦诗社从未中断,孕育出一批又一批的优秀诗人,是全国最重要的高校诗歌社团之一。2021年5月27日是复旦大学校庆日,也是复旦诗社成立四十周年纪念日,社团历届成员和校友在上海THE PRESS(申报馆)举行“复旦诗派诗歌音乐之夜”,以诗和音乐纪念诗意飞扬的青春岁月。

“全国大学中最早成立的校级诗社”

当晚的纪念活动现场,开场一段1988年复旦“青春不朽”诗会开场白的电台老录音,把所有人带回了那个青春飞扬、诗意满满的岁月。随后,傅亮情景再现了当年朗诵许德民的《希望在飞翔》,让诗歌音乐会的氛围在一开始就进入了高潮。

1981年5月27日校庆日,复旦大学第一届“屈原奖”赛诗会在学校最为重要的礼堂上演,现场不仅有一千多名学生观众,还吸引到乔奇、朱莎、孙景璐、焦晃等表演艺术家,以及诗人肖岗、万宁、黎焕颐和《上海文学》《萌芽》《文学报》等刊物的编辑。

一个校园的诗歌朗诵赛诗活动,能够有如此的规模,吸引到如此多的观众,在今天是无法想象的。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是一个属于理想主义和诗歌的年代。

1981年5月27日晚上,相辉堂大礼堂复旦诗社成立大会暨第一届屈原奖赛诗会。

学者毛尖曾在《没人看见草生长》一文中深情描述了1980年代诗歌的红火。她举的诗人宋琳的遭遇让很多同代人心有戚戚:“诗人宋琳,据说二十年后重回华东师大,从学校前门走到后门,只花了十分钟,这让他很悲哀,因为以前这段路程,他要跋涉一上午,路上得遇到多少姑娘多少诗人,目标得多少次被延宕被改变!”

复旦大学经济系1979级本科生许德民,一入校就被学长拉进了系赛诗队。在第二年举行的一年一度的赛诗会上,他创作的朗诵诗《心灵的自白》代表经济系夺得了创作奖第一名。作品针砭时弊,表达了青年人强烈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主义情操,“引起了全场学生强烈的共鸣,朗诵全长7分钟,其间‘如雷般的掌声’响了二十多次,最长的一次竟有三分钟。”

“当时我坐在台下,浑身发麻、发抖,我甚至不敢看身边狂热的同学,我被诗歌的力量所震撼,我从来也没想到诗歌的感染力竟然会那么强烈,那么激动人心。”许德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当时走道站满了人,窗台上也爬满了人,“整个登辉堂(按:现更名为相辉堂)几乎被学生的热情所撑破。那晚相辉堂里狂风暴雨般的气氛,被人称为空前绝后。”从那一刻开始,许德民成为了诗的信徒。

复旦诗社社刊《诗耕地》

1981年5月27日,第一届“屈原奖”赛诗会后,复旦诗社宣告成立,许德民成为了首任社长,《诗刊》社副主编、校友、著名诗人邹荻帆受聘为名誉社长,同时社刊《诗耕地》创刊。在此之前,复旦大学没有校级社团。实际上,据许德民查证,当时全国大学中也没有全校性的诗歌社团。

“以往各个大学的学生文学社团基本上是以系的名义,或就是一个班级的文学沙龙。当年成立全校性的社团审批是非常严格的。”之后,华师大夏雨诗社成立,上海师范学院、复旦大学分校(现上海大学文学院)、上海机械学院、同济大学、上海交大等学校也相继成立了诗社。

按诗人苏历铭的观察,中国的大学生诗歌运动起始年份应该是1981年。在许德民看来,1980年代大学生诗歌是中国当代诗歌史上不容忽视的重要的历史阶段,“事实上,80年代初中期,在中国诗坛最广泛的读者群和诗人群几乎都出自大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许德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复旦诗社可以说是这这一时期大学生诗歌运动的开先河者。

40年从未中断,名家辈出

自成立以来,复旦诗社从未中断,至今已历51任社长,可以说,复旦诗社是当今中国大学校园诗歌文化历史最悠久、社团保持时间最长、诗歌传承最完整的大学诗歌社团。

四十年来,以复旦诗社为核心,复旦大学成为中国当代汉语诗歌与学院派诗歌创作的重镇,陆续走出了许德民、孙晓刚、李彬勇、裴高、张海宁、张真、傅亮、杨小滨、杜立德、刘原、陈先发、施茂盛、韩国强、杨宇东、徐芜城、郜晓琴、韩博、马骅、肖水、洛盏、徐萧、曹僧、王子瓜等一大批优秀的诗人。

作为诗歌社团,复旦诗社一直坚持诗歌创作为社团根本。社刊《诗耕地》,从1981年创刊至1993年,共出版15期,是全国唯一跨越十三年之久的大学校园诗歌刊物。1983年出版的复旦诗社诗选《海星星》,发行了近8万册,是新时期第一本大学生抒情诗集,也是八十年代最具影响力的大学生诗集之一。

2005年复旦百年校庆之际,许德民主编的《复旦诗派诗歌系列》(共16部)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包括合集《复旦诗派诗歌(前锋)》《复旦诗派诗歌(经典)》《复旦诗社社长诗选》《复旦诗派理论文集》,以及个人诗集12种。

这套系列的出版,标志着“复旦诗派”正式诞生。许德民表示,复旦诗派成员大多曾是复旦诗社的一员,毕业后集结为复旦诗派,是以复旦大学为共同精神家园的复旦诗人群体。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复旦诗派可以溯源自1940年代的邹荻帆、绿原、冀汸、姚奔、曾卓等诗人,他们曾是复旦大学最早的校园诗刊《诗垦地》发起人和主要作者。四十年来,复旦诗派有三十多人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或省市作协,四十多人出版一本诗集以上,多人曾分获省市文学奖、诗刊优秀作品奖、《上海文学》优秀诗歌奖等各类诗歌奖,其中陈先发获得了第七届鲁迅文学奖。

值得一提的是,百年校庆之际,除了出版《复旦诗派诗歌系列》,在许德民等老社员的策划和组织下,复旦诗社还举行了包括朗诵会、研讨会、义拍、“复旦诗魂”雕塑等一系列声势浩大的活动。

然而在这之后,刚刚接手复旦诗社的肖水却陷入了“一穷二白”的窘境 。

在诗歌黯淡期焕发新的活力

经过1980年代诗歌的繁盛和红火后,随着社会经济的变迁、大众流行文化的勃兴,在诗歌写作转向的同时,诗歌与大众的分离也走向了必然。在校园内,诗歌不再是青年学生青睐的主要精神食粮,诗人也不再是大学生心目中的时代英雄,许德民和宋琳的待遇再没有一个校园诗人享受过。

肖水接任复旦诗社社长时,就是这样一个校园诗歌乃至整个诗歌环境的暗淡期、边缘期。当然,这是从诗歌与大众、与读者的关系上来讲。

从上任社长手里接过接力棒时,除了几册社团资料,和一个社长之名外,肖水什么也没有,没有社员,没有资金。他在复旦光华BBS论坛上发了帖子,邀请喜欢诗歌愿意和他一起经营诗社的同学到相辉堂前的小草坪聚会。结果,只来了七八个人。但他没有灰心,“看到历任社长名册上自己的名字,感觉到有一种使命感。”

当时,肖水已经是80后诗人中的代表诗人之一,他开始利用自己的一切关系和影响,筹集资金,培养社员。在老社员和朋友们的支持下,组织举办了诸如“复旦诗社复兴论坛”、连续五届的“长三角地区80一代诗人朗诵会”、海子诗歌朗诵会,承办数届“叶红女性诗奖”,协办“两岸青年文学营”、“珠江(国际)诗歌节”上海分站、两届“上海-台北双城诗展”等活动。

2011年,复旦诗社创立了面向全球华语大学生诗歌写作者的“光华诗歌奖”,每届十位获奖者,给予1000元奖励,至今已成功举办了十一届,该奖项在当今中国大学生诗歌写作群体中已形成较大影响力,已成为华语诗歌界代表性的高校诗歌品牌。同年推出面向校内诗人的复旦“红枫诗歌奖”和复旦诗社内部的“贰叁〇诗歌奖”,2020年又推出面向长三角地区的“江东诗歌奖”。进入新世纪,复旦诗社在遭遇危机后焕发了新的活力。

进入新世纪,复旦诗社在遭遇危机后焕发了新的活力。图为2015年,复旦诗社成员以及光华诗歌奖获奖者在复旦诗魂雕塑前合影

肖水表示,光华诗歌奖能坚持举办十一届是相当不容易的,但是通过这一奖项,很多大学生诗人涌现出来,持续为当代诗歌输送新鲜血液,同时砥砺社团自身的写作,这是他们坚持不懈的动力。

延续出版传统,复旦诗社编辑出版了《在复旦写诗》《复旦诗选2015》《复旦诗选2016》《复旦诗选2017》《复旦十九人诗》《复旦诗选2019》以及优秀青年诗人的个人诗集《群山鲸游》(曹僧,2017,北岳文艺出版社)、《光荣物种》(陈汐,2017,北岳文艺出版社)等。复旦诗社编辑出版的诗歌合集和个人诗集共计三十余种,创下中国大学诗社出版诗集规模之最。

2012年,复旦诗社创办了全国高校第一家以诗歌为主体的公益图书馆——复旦诗歌图书馆。诗歌图书馆完全由复旦诗社学生自主运营,目前藏书量已超7000册。诗歌图书馆收藏了大量诗歌民刊、诗人自印诗集以及一些诗人手稿,其中皆不乏年代久远的珍贵资料,而所藏个人诗集又大多为诗人亲笔签名所赠,十分珍贵。

“2005年以后,以肖水为代表的复旦诗社人一代一代的接力,使得我们复旦诗社四十年,奇迹般地存在,并且再创辉煌。才使得我们复旦诗派,有了不熄的灵魂家园,有了继续在诗坛所向披靡的勇气和力量。”在当晚复旦诗社四十年的纪念活动现场,许德民动情地说道。

复旦诗社第47任社长周乐天则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复旦诗社今天的活力,是站在诗社巨大的传统之上。在他担任诗社社长和指导老师的十六年里,前辈社友各种形式的帮助和支持从未或缺,他从没见过哪个高校社团拥有如此紧密的联系,即使离开校园走向社会,目光也无时无刻不在注意着诗社的发展。

在校是社团,离校成诗派。尽管称为诗派,但并没有严密的组织和统一的写作风格,“这样反而很好,没有束缚,不会陷入同质化的泥淖。”实际上,回顾整个复旦诗派的历史,会发现他们在城市诗歌、口语诗歌、学院写作、古典主义、乡村魔幻主义、禅意诗歌、新女性主义诗歌、抽象诗歌等多个类型和风格里,或具发轫之功,或具代表意义,或是深度参与,自由恣肆,不拘一格。

“诗歌至少有两种消费方式,一种是自娱自乐型,修身养性,锻造人格。一种是竞技格斗型,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诗坛‘麦霸’,是要成为创建诗歌史辉煌的伟大诗人。”许德民表示,前一种类型的诗歌生态在每一个复旦诗派成员那都能够找到,但是迈出能够进入中国诗歌史的伟大诗人的步履,复旦诗派的诗人还需要努力,“我们也看到了复旦诗派有这样的潜力,我们必须满怀热情,期待和期盼着,复旦诗派能够诞生中国诗歌史上伟大的诗人。”来源:澎湃新闻 徐美超

weinxin
官方微信公众号
请扫码或者搜索pcren_cn,获取最新进展和相关资料。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6月6日18:34:5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29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