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诗歌在深圳文学领域 继续绽放光芒

征文网 2016年10月8日文学快讯评论1,484 阅读1534字

“86深圳大展”30周年纪念活动暨吕贵品诗歌赏读会举行。

1986年10月,深圳举办“中国诗坛1986现代诗群体大展”(下文皆简称“86深圳大展”),使一大批不知名的青年诗人群体式登上诗歌舞台,成为轰动一时的文化事件。日前,为纪念中国现代诗“86深圳大展”举办30周年,深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深圳出版发行集团、中国诗歌流派网联合主办了 “86深圳大展”30周年纪念活动暨吕贵品诗歌赏读会(下文皆简称赏读会)。

“86深圳大展”让深圳 成为全国诗歌的中心

“86深圳大展”正是由深圳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徐敬亚先生发起,深圳诗人王小妮、吕贵品是徐敬亚的得力助手。赏读会上,诗人吕贵品,诗人、诗歌评论家徐敬亚,深圳出版发行集团总经理、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尹昌龙,诗人王小妮、郭金牛等出席,活动由深圳文化学者胡野秋主持。

在赏读会上,徐敬亚回顾了当年中国现代诗“86深圳大展”的盛况:30年前的事情,比现在要沉重。徐敬亚说:“当年我和吕贵品、王小妮来到深圳,青年们在无数个不眠之夜写出来的东西(没地方发表),怎么办?当时报纸都只有四个版,而《安徽诗歌报》和深圳一家报纸联合拿出七个整版,排最小的5号字,13万字,推出诗歌大展,这个大展一下成为当年全国诗人的火山喷发口,从此中国第三代诗人登上历史舞台。20年之后,2006年,在安徽举行了20周年纪念会,后来2011年又举办了25周年纪念会,30周年在深圳第一次举办诗歌大展的纪念。

“我作为主持者、发起者、参与者,我觉得多少个纪念,都不能显现我当年的沉重和兴奋。当时深圳真的是中国诗歌那个时段的中心。我也希望深圳这座城市,曾经很神秘,很辉煌,很不可一世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城市,能够重新焕发它的神秘的魅力。当年深圳像神童一样闪着神秘之光,当年没有人相信能办的事情,深圳发出邀请,并成功了。我现在想的是,只要你愿意做的事情,你就去做。在今天这个夜晚,能有这么多人来,很不容易,你们就是当年大展那样的人,是怀揣火焰和金光的人。”徐敬亚深情地说。

吕贵品表示,“这个活动名称里的吕贵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30周年。诗歌是社会财富,属于大家;诗歌让我们感觉到它的正直、坦荡甚至幼稚,我曾说‘诗人是什么?诗人是长了胡子的儿童,诗人是活着的烈士’;我们应该为深圳的诗歌而感到高兴,因为它在全国领先。”

王小妮也作了发言,她认为“这世界上最有用的东西就是诗,我跟我的学生们说,诗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药片,你需要它的时候就必须吃,不吃是不行的。”

赏读会上,在场嘉宾还对当代深圳诗歌发展的现状发表看法,表示深圳有必要也有条件重新扛起中国现代诗歌大展的大旗,让诗歌在深圳文学领域继续绽放光芒。还希望《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观1986-1988》能在深圳重新出版发行。

“诗歌是风中的旗帜”

吕贵品是20世纪80年代中国朦胧诗派的代表性诗人之一,当过知青、生产队长、大学教师、机关干部、公司总裁、个体商户。1956年生,祖籍山东诸城。1985年南下深圳,后与徐敬亚、孟浪等人编辑出版《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观1986-1988》。

据介绍,《吕贵品诗文集》包括《丁香花开》《好风不动》《蓝血爱情》《井底之鞋》和《闭口藏舌》五部作品。其中《丁香花开》收集作者创作的散文、杂文、 随笔、小剧本等,其他四部作品均为诗集,记录了作者起起伏伏的生命经历、家国情怀与深层思考。

在赏读会上,吕贵品说:“从1986年一直到现在,我一共写了1300首现代诗,800首古体诗。我有灵魂,灵魂是风,而独有诗歌是风中的旗帜,能在风中飘扬起来,能让人家见红、见黄、见蓝。”徐敬亚评价说:“吕贵品用诗说明了一切。他的诗歌世界,声色味俱全,既平稳,又突然,既安详,又神秘,禅性与魔幻构成了吕贵品诗歌的两大美学价值。”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