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场》的问题在于“文学性”过强

征文网 2017年11月28日15:20:19
评论
1,581 阅读 2332字

来源: 澎湃新闻(上海)

虽说《猎场》开播之初争议不断,被诟病的地方颇多,陆陆续续面临其他电视台新剧形成的冲击,但戏过半程仍然热度不减,足以见得市场对于现代都市题材的渴求程度是多么强烈。

《猎场》的问题在于“文学性”过强

《猎场》前期口碑不佳的最主要原因是作品呈现出的状态和观众过高的预期形成了较大落差。

该剧2015年中旬开拍,次年初杀青,从开拍到现在播出满打满算才两年的时间,至于为什么观众会产生“等了两年”的期待时长可能还是宣传的作用。

如果电视剧的出品方东阳青雨传媒没有打那么多场官司,《猎场》应该于去年下半年与观众见面。

因为出品方与电视台发生纠纷,导致出品方与网络视频平台签订的独家播出许可合同出现履行风险,滋生了出品方与网络视频平台之间的合同纠纷。出品方撤诉并与电视台达成和解后,与网络视频平台的合同纠纷仍然在继续,官司打了差不多一年,终于在电视剧播出前尘埃落定。

《猎场》的问题在于“文学性”过强

孙红雷饰刘体量(右)

《猎场》的问题在于“文学性”过强

祖锋饰白力勤

在开篇的演出阵容里,使了一把坏就得绝症下线的白力勤(祖锋饰)、在监狱里指导男主角学习猎头知识的刘体量(孙红雷饰)、刘体量情人(罗海琼饰)的饰演者都是出品方的股东,这些角色原本就是为了让演员来给电视剧做信用背书的,角色的合理性都在其次,因此多少都有些莫名其妙的地方。

祖锋、孙红雷与《猎场》的编剧、导演姜伟上一次合作还是电视剧《潜伏》,观众对《潜伏》的好感也催生了对《猎场》的高期待。

但编剧兼导演姜伟并不打算回应观众对现代商场“谍战”的期望,他选择了突破自我,讲述一个文学性大于叙事性、人物大于情节的故事,《猎场》最核心的问题就在于此。

《猎场》的问题在于“文学性”过强

菅纫姿饰罗伊人

祖锋饰演的白老师开场就甩出了几个一般观众感到陌生的名字——“伊格尔顿”(文学评论家)、“杰姆逊”(文学评论家)、“德里达”(哲学家)和“阿兰·巴丢”(哲学家)。可《猎场》的文艺浓度并不是靠这个昙花一现的角色提高的,换句话说就是白老师、在监狱里讨论陶弘景的刘体量以及其他所有角色加在一起的文艺浓度都抵不过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猎场》文艺浓度的守护者,导演兼编剧认定的文艺女青年代表——女主角罗伊人(菅纫姿饰)。

罗伊人的文艺浓度是近些年来中国文艺电影的女主角合力所望尘莫及的。形容男主角要用村上春树,和男主角聊天要引《重庆森林》的台词和陆游的词,就算被监视居住了,会见律师时手头还要放上两本书,一本《佐贺的超级阿嬷》、一本法国女作家写的《只要在一起》……

《猎场》的问题在于“文学性”过强

这些书其实对剧情都是有暗示作用的。《只要在一起》出现在罗伊人询问男主角近况时,之前还出现过《查令十字街84号》暗示男女主角情感,用《风中绿李》暗示白老师对男主角命运的影响和自己人生的走向——这本充满死亡的书里的名句之一是“我们使用口中的话语,就像草丛里使用双脚一样,用来蹂躏许多东西”。

奈何女演员目光定点直视的表演方法毁掉了整个人物,在背诵这些文艺的台词时,女主角既不看对手戏演员,也不直视镜头,而是盯着镜头正下方的某个位置一动不动,这些场景大量存在于《猎场》中,制造尴尬。

《猎场》的问题在于“文学性”过强

除了文艺浓度超标的女主角,《猎场》的人物塑造也颇具文学性。胡歌饰演的男主角郑秋冬被“坏人”白老师夺去了爱人、骗去参加了传销因此入狱,在狱中遇到“高人”刘体量被点拨了未来出路,出狱后改换身份走向商业的核心区域……故事听上去有那么一点大仲马小说《基督山伯爵》的影子,就连刘体量教男主角相面的段落也可以被视作邓缇斯在狱中学习《君主论》的本土化翻版。

但是编剧兼导演姜伟大概又不想让演过“中国版《基督山伯爵》”《琅琊榜》一剧的胡歌再次演一个国产邓缇斯。

郑秋冬这个人物的欲望和与外界发生的冲突都不是很有戏剧性,但文学性腔势是有的,他在人生路上做过很多错误的选择,一直犹豫表现出对许多事项难以割舍的样子,这些事项包括个人感情、道德、金钱和事业成就……

打着猎头行业商战旗帜的《猎场》本质上是一个展示男主角成长的故事,男主角有一定的能力,有事业心,但又不具备果断坚毅的意志条件,他总是在人生关键的地方做出错误的选择,计较付出又期待回报……这些充满缺陷的设置的确有机会让这个文学性的人物活起来,遗憾的是《猎场》没能做到。

《猎场》的问题在于“文学性”过强

胡歌饰郑秋冬

让一个人物生动起来并不是光有一些复杂的、人性化甚至文学性的设置就可以成就的,就影视剧而言,设置只是基础,关键还是要看演员的表演和故事情节的编排。

归根结底,电视剧还是要靠讲故事叙事,靠表演塑造角色。即便是一个单薄的角色,丰富而有层次的表演也能让角色变得复杂细腻,在这方面胡歌的表现似乎并不理想。

胡歌也不是那种有能力说出自己只有烂作品没有烂角色的人,他在《猎场》中演得好还是不好的评价标准主要看比较的对象是谁。

《猎场》的问题在于“文学性”过强

万茜饰熊青春

《猎场》的故事编得很成问题,前期身份造假的设置既不合理又太过脱离实际,人力资源这部分场景编排得又假又沉闷,除了一定会暴露的假身份构成悬念之外,整个情节并没有值得观众心系人物的地方。

男主角放弃假身份之后并没有为之前的造假行为付出与行为成比例的代价,整个故事的冲突不明确,冲突出现后情节也没有显露出相应的紧张感,整体情节一环与另一环之间没有建立紧密的关联性,结构不够紧凑,剧情都靠时间推着走,事件的主要推动力来自陈龙饰演的林拜,这个角色甚至从工作合作关系介入了男主角的个人情感领域,反倒是衬托出男主角自己的行动没什么动机。

《猎场》的问题在于“文学性”过强

《猎场》并不能说是烂剧,它展示了编剧兼导演姜伟的野心,在一个杂糅着多种热门元素的大环境下讲述一个文学性强烈的人物成长故事,可野心要有能力匹配才不会沦为“贪心”。

换个角度看,这样一部细节经不起推敲的影视作品仍然能够收获并留住大量观众,可见观众对于现实题材有多么如饥似渴,多么渴望影视作品能够照进现实,反映现实,表现这个时代活生生的人。这个被《猎场》暴露出的缺口,不知道何时能有谁来填满?

继续阅读
征文网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7年11月28日15:20:1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5419.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