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协原副主席、著名作家陈之光病逝

征文网 2016年1月12日文学快讯评论2,002 阅读1500字

四川省作协原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四川著名作家陈之光,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1月11日晚8:50在成都逝世,享年86岁。陈之光曾多年任职四川省作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在从事文学组织工作过程中,与巴金、沙汀、艾芜、周克芹、马识途、李致、王火等四川多位作家,有着多年近距离的交往,结下深厚的友谊,参与和见证了四川文坛的诸多往事。尤其是四川省首位茅盾文学奖获得者、《许茂和他的女儿们》作者周克芹,更是与他来往甚密。

四川省作协发布的“讣告”中提到,“陈之光一生襟怀坦荡,光明磊落,坚持原则,清正廉洁,深受广大读者和同志们的尊敬和喜爱。陈之光同志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领导,好同志,好战友,是文学事业的一大损失。四川文学界深表哀悼。遵照陈之光同志遗嘱,丧事从简,不开追悼会,遗体将于2016年1月13日上午9时在成都东郊殡仪馆火化。”1月12日中午,华西都市报客户端记者来到陈之光先生位于红星路二段的家中。院子里则有来自“四川省作协”、“四川省文联”、“巴金文学院”、“四川省作协创研室”“《四川文学》编辑部”、“《星星》诗刊”“《当代文坛》”等送来的花圈。在陈之光先生的家中,其爱人廖老师、儿子女儿,神情肃穆,正接待前来吊唁的众亲友。

陈之光长子陈先生,在家中一边接待前来吊唁父亲的亲友,一边接受了华西都市报记者的专访。据他透露,近几年“我爸身体状态一直不稳定,糖尿病、脑血管病,肺炎,问题很多。两个月前,天变冷了,他咳嗽得厉害,就去医院检查,一进医院就被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查出他的内脏很多器官都衰竭,各项指标都到了一个极限。重症监护室抢救了15天,几乎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

陈先生说,父亲在刚开始住院的时候,“他还能说话。他提到,将来他走了,一切从简,不要搭棚子,不要设灵堂,不开追悼会。也不要通知老家的人。大家都知道,他对老家情感很深,写过很多文章回忆家乡的往事。吃东西还一直保持在老家的习惯。他是考虑到,老家认识的人,很多年龄都大了,免得大家舟车劳顿。”

陈之光1930年1月出生在四川省古蔺县,1949年6月参加革命工作,从事地下党学生工作,1992年1月离休。曾担任四川省文联创作辅导部干事、创作委员会秘书兼文学组副组长、《四川文学》编辑部领导小组成员,四川省文联党组成员、常务委员、书记处书记,四川省作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他曾领导和参与了四川省从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期间的文代会、全省青年创作会、省文艺界代表会议的组织工作,领导和主持了《四川文艺》、《四川文学》等文学刊物的编辑、发展工作,为四川文坛发现、培养和扶持过一大批优秀的文学人才。

除了领导和参与文学推广工作,陈之光的写作成果也堪称丰硕。自1951年开始发表作品,陈之光在报告文学、中短篇小说、诗词、散文等多种文学体裁领域,均有所涉猎,成果丰硕。尤其是其散文创作,文笔质朴,语言风趣,尽显乡土文学活泼生动的风情。他曾发表报告文学、散文、诗歌、话剧、电影剧本等百万余字。电影文学剧本《东山女炮排》、报告文学《没有名字的烧盐工人》等。

在陈之光的文集《乡情集》,收录了他的散文、报告文学、小说、诗词、楹联作品,全面展现了一个老作家“笔底绘故土,纸上写春秋”的光华文采。《川西坝乡场即景》、《川南腊月赶场天》、《邛州雨夜听高腔》、《故乡过年》,陈之光创作的诗词,尽显一个川娃子的恋恋故土情。《布后街的人》、《邻居情》、《小店春暖》,则生动描绘出城市普通市民的鲜活性情。《高山劲松》、《鱼塘月》、《在鸡鸣三省的地方》《无名小庙》,则让人亲切感受到农村妇女的善良可爱。《在沙汀墓前》、《悼克芹》等,则写出他交往的四川多位大作家的精彩故事。

继续阅读
weinxin
官方公众号:pcren_cn
请扫码或者长按复制 pcren_cn 进行搜索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