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贵,你当然养不起

征文网 2022年10月19日语录文摘评论15 阅读4917字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一串数字在我的脑海里依然清晰,是吴晋的手机号码。
大概是因为号码本身很简单,而且数字里藏着一些符号,关于我们的纪念日、关于某一个特殊的日子,所以记牢了,怎么也不会忘掉,反复地推也能推出来。
但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了,它沉在心底悄无声息,如果不是某个偶然因素的刺激,我恐怕也不会采取主动。可想起了也是无关紧要的,通讯录里早就删过了,即使现实里遇到了也是无话可说。但在这孤单的长夜里,本就睡不安稳,突然被堵住了心口,还是觉得难过得透不过气。
这两天得了流感,为了避免传染,婆婆便把儿子接过去住几天,刚好老公也出差了,我一个人在家。平时忙碌的氛围一下子安静了,竟然有种无所适从的不安感,仿佛过惯了贤妻良母的喧嚣日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寂寞打乱了手脚,而疾病的困扰又加剧了我的脆弱。
今天下午在超市买东西,听到一对情侣的的对话。
“今天是1228,买什么你说了算,我买单。”
“那当然,一年一次的纪念日,我不能便宜了你。”
当时听到“1228”,莫名地感到熟悉,隔了好久才想通和什么有关,原来是吴晋手机号的末四位数,这么巧,被我听见。更巧的是,1228,也是我和吴晋的纪念日。
想起那一刹那,手里的蜂蜜罐子差点摔到地上,吓得我赶紧屈膝,用双腿去接住,还好没掉下来发出声响,否则又要引起围观。
有一年,我和吴晋在超市里打闹,玩得太疯了,把整齐摆放在道路中央的水果罐头碰下来好几瓶,赔了一大笔钱,现在还记忆犹新。也是被围观,像两个被惩罚的小孩。
那时候的几瓶罐头,不过100多块,对我们俩而言,却真算得上是一大笔钱。可当时的我们,没心没肺的,丝毫不觉得闯了祸,对这笔损失,也一笑而过。
我曾以为,最不可能把我们俩拆散的就是钱了,没想到我们还是被拆散了,终究是为了钱。
02
我和吴晋正式确立恋爱关系,是在大四的时候,那是我千方百计制造玄机追了他近一年才取得的成果。
其实我在大二的时候,就已经倾心于他了。他是外语学院的高材生,在一次市级英语演讲比赛上,我作为帮主办方打杂的“小透明”志愿者,坐在台下就像一个迷妹崇拜自己的“爱豆”一样看着他全程高能地突出重围,赢得了满堂喝彩。
那时他还不认识我,我便记住了他的名字。
我们文学院和外语学院不常在一起上课,可吴晋大小算个知名人士,我兜兜转转地也了解了他一些情况。
虽然和他素不相识,但听说他有女友的时候,我却生了一肚子闷气。尽管我从未见过那位正牌女友,却跟认识他的朋友八卦说“我觉得他女友跟他一点也不配耶”。天知道我怎么会这么酸,酸得一塌糊涂,颜面尽失。
所以当我得知他和女友分手之后,我暗地里窃喜,丝毫不为他失恋的痛苦而担忧,因为我相信我一定能够取代,无论过去的对手多强。年轻时候的锋芒想收也收不住,一定要拔剑出鞘才能快意。
我们在一起以后,我才知道他家境不好,经济上很拮据,申请的助学贷款要工作后才能还清。我和他比起来,自然要强得多,父母虽是工薪阶层,但我作为独生女,从小娇生惯养也是宽裕的。
那时候美邦这类品牌在学生中算中高档了,我们逛街的时候遇到一件适合他的外套,要300多,他也不舍得买。我打算买给他,他不同意,不愿意让我花钱。
后来我偷偷买了,他很生气,辩驳我说“不需要”,不是花钱的事。其实我明白,是他自尊心太强,嘴上不承认贵,可心里却是自卑,因此埋怨我。
他很有些大男子主义,认为不能多花女人的钱。我总是不敢在金钱上表现出优越感,尽可能地保全他的骄傲,吃饭选地方也总是按照他的标准,每次去平价的餐厅我也非常知足。
03
到了大四,我们都下了决心考研。本来凭他的能力,可以试着闯一闯,去发达城市更好的学校,但为了我,最终还是报考了本校。
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们的感情牢不可破,坚不可摧。直到很久以后,我才隐隐意识到,或许他太过自卑,他害怕异地恋太久了,我便耐不住寂寞。他担心别人乘虚而入,而他没有信心抓牢风筝线另一头的我。
考研对我们都是巨大的考验,很庆幸,我们携手一起度过每一个难关,互相鼓励,志在必得。
我们一起上政治辅导班,上完以后,我还要继续上英语辅导班。他英语好,所以我在上英语课时,他会去隔壁找一间空教室自习,等我下课。我总是能全神贯注,像打了鸡血一样,因为一想到他在等我,就精神百倍、甜蜜无限。他的等待是我身后那一盏暖灯。
读研期间,是最幸福的时光。我俩终归是穷学生,毕竟没什么钱可以支配。他常常有奖学金补贴生活,我也偶尔出去跑跑家教。我们有钱就大吃一顿,或跟朋友结伴去各地穷游。
由于没有多余的钱在生日和纪念日上送我体面的礼物,他常常觉得亏欠我,多次对我承诺,以后赚了钱给我补偿。其实我真的不在乎什么补偿,我只希望我们一直好好的,彼此相爱,因为面包总会有的,但爱情却是稀世珍宝。
我发现,我似乎太刻意地把钱不当回事,我只是不愿意他揣测我的心思,让不信任的迷雾蔓延。可是,事实往往欲盖弥彰,我愈想未雨绸缪避免,却愈使矛盾格外露骨。
有一次,吴晋参加羽毛球比赛,周六那天下午举行决赛。他提前就和我约好,说要我推掉当天的家教,去现场给他加油,我毫不犹豫地满口答应。
可是比赛当天,家教那个孩子的妈妈打电话给我,本来说好改成周日,但他们另有安排,要我还是周六去一趟,同意早一点开始,这样我就能按时赶回学校。
可我时间还是没算准,路上堵车又耽误了,回去时比赛已经接近尾声。
比赛结束后,当我看到吴晋的眼神,我就后悔了,他果然很不愉快,一脸沮丧的样子。后来他对我说的话也暗含讽刺,怪我为了赚一点外快,把我们之间的约定当成了空话,说自己的意愿连狗屁也不如。
我羞愧得无地自容,一路小心翼翼地逗他开心,他还是甩脸色给我看,我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他却又抱着我说不忍心。
“我不是为了钱,是孩子的家长一直恳求我,我不好意思不去,而且小孩确实有一个重要的考试……”我忍不住在他的肩头哭出来,我也不想违背他,只是我进退两难,的确满腹委屈。
那一刻,尽管他拍着我的背,安慰着我,可是我能感觉到,他心里的怒火一直还在,压不下去。
我太在乎他,只能想更绝的办法。我从钱包里取出来100块,当着他的面撕成了碎片,我告诉他“我在乎的不是两小时100块钱”“钱永远不及和他的约定重要”。
他终于从心底里原谅了我,说话也缓和了许多,还一边和我开玩笑,一边假装生着气把那些碎片捡起来。我们又高高兴兴地和好了,用胶带仔仔细细地粘起撕坏的钱,去垃圾街美美地吃了一顿麻辣香锅,不计前嫌。
04
那些和钱有关的往事没有把我们打垮,对于世间挚爱来说,金钱是最不值一提的东西。何况,我依旧崇拜着吴晋,他那么优秀,而且一直都非常努力,无论是在学业上还是事业上,而这一切都只为了对我承诺过的美好的未来。
毕业前我带吴晋回家见了爸妈,爸妈好像商量好了似的,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我爸负责笑脸相迎,我妈则一举一动都透着审视和质疑。
一家人和和美美吃完一顿饭,本以为终于勉强圆满了,我妈让我洗碗,实际借故把我支开。我竖起耳朵听到了她对吴晋苦口婆心的一番劝告。
“小伙子,我们做父母的,都希望孩子过得好,对你本人,我没什么意见。你很优秀,我经常听小静提起你。但我觉得基本的底线还是应该遵守,我们希望在结婚前,我们两家各出一半首付,买套房。有了房子,我心里才踏实……你考虑过回我们N市来工作吗?我们这儿房价略低一些,你们压力也小,再一个我们也希望跟女儿住近一些,你觉得如何?”
虽然吴晋口头上表示会跟我商量,但以我对他的了解,答案我早已了然于胸。他已经签了H市的一家外资企业,做销售,起薪5000,有提成,而我也打算追随他去一个民办中学做语文教师,薪水更是不如人意。短期内买房,几乎是天方夜谭。而跟我回N市,更不可能,吴晋这么要强的人,他必然无法忍受这种“上门女婿”似的婚姻。
送吴晋离开的路上,我马上向他表明了态度。我告诉他,由我来做父母的思想工作,我们还是按原计划发展事业,我永远支持他,房子并不是非买不可。
吴晋对我笑了笑,给我的感觉,却是难堪和苦涩,我想他没有信心了,他又退了一步,这才是我最担心的。
上班以后,我们搬到了一起住,为了存钱,我们制定了几近苛刻的收支计划。虽然相比学生时代,金钱上的压力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两个人心心相印、鸾凤和鸣,我珍惜这种默契。
可是我大概真的低估了他内心的焦虑,没有做好防范,所以在危机时刻一触即发、瞬间崩溃,而我只能面临覆水难收的结局。
05
我毕竟是在父母宠爱下长大的,虽然我竭尽全力配合他一块儿省钱,但我也偶尔无法克制地失控,特别是周围的人在我眼前炫耀,导致我虚荣心爆棚的时候。
终于有一天,我的几次越界冲破了他忍耐的极限,而那个极限却是我意料之外的。
起因在于我背着他超支了一笔钱。这样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但我从没意识到会酿成多么严重的后果。那天,他在我拎回家的一个包装袋里发现了一张收银条,是一张高跟鞋账单,800多块。
其实单纯地花钱买一次,他应该不会说什么,但实际上那个月我已经缠着他买了一条超出预算的项链。我们每个月要花3500块租房,月支出本来是严格控制的,但我一再超支,一个月又是两笔大数目,也怪不得他那么生气。
可是我也有我的委屈,如果就此低头,我也屈辱难忍。我的收入的确不高,可爸妈常常背地里接济我一些,这些事又没办法告诉他,怕他多心。他一定会觉得我吃不了苦,或者自责没能给我提供好的生活,竟然要靠家里补贴。他那么骄傲的人,我自然是不愿他怀着内疚。
而且这次虽花了钱,也确实因为单位的小琳口中带刺,咽不下气,本来被她撺掇着买2000多的包,终于忍住了,才改为800多的鞋,自以为还省了不少。
其实我若搁一句软话,想必没有后来的是非。可那时偏偏硬着头皮,坚决地扛着,一百个不甘心,宁愿僵持也不肯服输。
“静静,我觉得自己没用,快养不起你了。”他半带嘲讽地示威似的冷冷抛出一句,让我寒了半身。
“是,你当然养不起我了……我这么贵,我出身比你好,我家庭比你优越。我现在还年轻,姿色也不差,像我这样的老早就该嫁个好人,有房有车了。我怎么不早点听我妈的劝,去相一门好亲事呢?你连800块都出不起,我凭什么要跟着你,这么犯贱……”
我那么了解他,当然知道什么话最能刺痛他。我撕破脸皮讲了许多他最排斥的话,频频追着他的底线。
“那么,我们……还是分手吧。”
06
彼此都把对方逼上了悬崖,谁也无法让步,只能接受现实的判决,倔强地转身。那一刻做什么都没有用,都是火上浇油,即使我跪着求饶,说过的狠话也终究是抹不掉的。
何况,我一心还顾着自己的伤口,哪里想得到逞一时之快脱口而出的罪恶会成为永久的遗憾。
那天晚上,吴晋搬出了我们住的房子,即使我故意喘着气大声哭出来,他也没有再温柔地靠近过我。
原来真正的死心,真的不需要靠关门的巨响来宣泄愤怒、证明立场,可是那轻轻合上的锁扣,就足以震得人灵魂出窍、万念俱灰。
都说时间是抚平伤痛的良药,我以为那些伤害总会随着时间被淡忘。我开始连夜不断地失眠,但心里至少还抱着一线希望,好像多等一天,他就会回来,就会对我说一声抱歉,而我,也为了请求原谅排练了无数次,只等着对方开口,就毫不迟疑地低头认错。
可是谁也没有开口,就连手机都失去它的功能,就好像一下子被荒废了,我等着那个名字复活,却一次次失落。直到每一个打开又关闭的动作成为习惯,我偶尔会像中弹一般突然地战栗,终于意识到,不会再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将我的生命唤醒。
有时我会不争气地绕一条远路,从他下班的路口经过,希望能偶遇他,好像只需要不经意地挥一挥手,误解和怨恨就能被风化解。可是相爱最初的那些巧合却突然都不见了踪影,如果对方执意与我就此别过,连运气都要唾弃我,叫我不信了缘分。
其实远在很久以前,他就不相信自己能给我幸福了。他一直在退缩,不信任的种子早就萌芽,只有我后知后觉,还以为一切都没有问题,贫穷更不是障碍。
并不是我害怕他没有钱,而是他自己在害怕,他不但害怕,而且找不到出路,所以选择了放弃。我主观地等着他迎我上船,却没料到,他的船根本没有靠岸。
吴晋终究做不了我的罗密欧。是窗台太高,是周围漆黑一片,所以他没有勇气攀爬到我的位置,尽管我伸长了脖子和手臂,也还是不能和他十指相扣。
我关上了灯,流感的灼痛和肿胀继续与我为敌,我浸没在一片黑暗里。流年的困倦已经送我漂流到一片平坦的沙滩,被流放的人再也回不到我的世界。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