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里人间天堂路

zhangjunting
1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18日16:04:051 860 阅读3 42520字

三万里人间天堂路

三万里人间天堂路

三万里激情走西藏

三千个哈达送吉祥

三百个城乡迎我笑

三十个梦圆心欢畅

不是诱惑于美丽,就是诱惑于神秘。这次我们就要走向人间天堂——西藏。纵横天地间,去领悟大自然的精神和韵味,更去亲历神主与圣洁的地方。

我仍以我最喜欢的、最有价值的、最有意义的自助游方式,去自由自在的感识、认知理解我所行走的世界。我不属于愿意和一群人象牛群般地赶着去参观风景那样,我也不属于那种单靠从书本中获得的知识来建立思想的人。这种集体性的或片面知识的旅行或旅游,真的正是在失去精神意义。看到了层峦叠嶂的山峰,就感到雄伟壮丽,看到了海阔天空就嘘唏不已。相反,我最喜欢到我所认识的地方去踏勘,思考、启迪……,不但获得了山川之美,更获得思想与智慧。

多年来的劳顿苦乐,让我一直认同一位旅游者的感言:如果旅行能升华一个人的思想觉悟,净化一个人的心灵,治愈一个人的创伤,那是一个游者的最好初衷。我想,那个地方也只能是西藏,她让你更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珍惜生活中现有的美好。

青藏线上心在飞扬

公元2009年4月23日夜11点40分,我和儿子、女婿乘坐621次特快,以挑战自我,超越自我的精神,带着尘封已久的梦和快乐的向往进藏旅游去了。

神圣在呼唤,我心在飞扬。尽管前程未卜,甚或生死两茫茫,不去拼搏哪能赢,不去舍生忘死哪能胜,OK!这次我真的要去西藏了。

火车不停地穿山越岭。24日下午7点到达了西宁,这是进西藏前补给的最后一站。下车后,我们没走多远,随便吃了一顿,买点车上用的,就登上了青藏线的列车,继续往前行。

西宁,海拔2275米,雄踞古代“丝绸之路”的南道,无论城市面貌,人口,都不如郑州。我早于1972年1月到此一游,住了一周。当时仅感气候干燥,日夜温差较大,吃、喝很不习惯。

记得平生第一次吃刀削面就在西宁。面条削得又粗又厚,口感发粘,似没煮熟一样,这一次上当,可影响

我多年在哪里都不想吃刀削面。

我还清楚记得,当年的西宁仅有一条很长的东西大街,至东关有一个明朝的建筑,叫清真大寺。是伊斯兰教在西北的最大的寺院,“文革”期间也不收门票。我进入后,只见宽大的寺院足能容纳几千人的地方,有礼拜堂、有大殿,均为青砖建成,邦克楼和望月楼,均为三层……。其他,现在就记得不太清楚了。当时,游兴也没有今天这么高。仅此一个旅游点就使我跑得气喘吁吁。

现在说西宁还有塔尔寺、瞿昙寺等名胜。当时也没地图,也不得而知更没有去过。

火车从西宁继续西行,问孩子,路过了青海湖、茶卡盐湖、德令哈、直到格尔木已是25号天亮6点多钟了。

我们仅仅在格尔木车站上往回逛了几圈,就又坐在火车上。

这地方,我幼年就已经记得,因我父亲的师弟朱庆堂从开封调到这里,曾说过:这里夏天蚊子多,难耐以挡;冬天风雪大,穿衣再厚,仍是寒气逼人,甚或说,这地方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一样。后来看地图,格尔木是进西藏的必由之路,这次听列车播音员讲:格尔木位于柴达木盆地中南部,海拔3000米。南邻昆仑山脉北临察尔汗盐湖,对旅游者来说,往东是西宁,以北是敦煌以南是拉萨,西面是新疆南丝绸之路的若羌。或许是因为这样地理上的中转位置,使格尔木对进西藏的旅游者变得无法回避。但是,很显然旅游者都无心在此地多做停留,毕竟,前方有真正令人激动的奔向拉萨的路程在向我们召唤。

通向人间天堂的火车,呼啸着往南飞奔。经过山,跨过水,开往神秘的世界。我们在车窗前的座椅上,品着香茶,笑观窗外。儿子的摄像机不时地移动着镜头,拍摄着沿途的美景。我想这条路也许是文成公主的出嫁之路,也许是被这世界震惊之故,简单而荒凉的美,在震撼我的心灵。

从格尔木到拉萨,我们几乎要穿越整个青藏高原,全程要经过三岔河、昆仑山口、五道梁(可可西里)、风火山口、二道沟镇、雁石坪、唐古拉山口、羌塘草原、小唐古拉山、安多、那曲、当雄、羊八井,直抵拉萨。沿途还要翻越昆仑山、风火山、唐古拉山等。跨越通天河、沱沱河、楚玛尔河等。这条路真可说是中国人的景观大道,中国人的山水长卷。这些地方平均海拔还都在4500米以上。我想:这次的远行,千山万水的行走,是一种寻找,是一种认知,也是一种感悟;我寻找心灵的归宿,我认知大自然无语的豪情,我感悟人生活着的意义。

高原列车行驶,车也特殊,人也特殊,车厢内全部供氧,何人何处都不能抽烟。从格尔木越往南走,嘴唇越紫,鼻孔也干。过那曲后,车上可能不再供氧。我在卧铺上怎么也睡不着,四肢无力,头也有点昏沉。此时此刻,才真正体会到生命的脆弱,在不堪一击中,生命又如此的严峻。沿途中从列车的广播里还不断听到:“大家一定要注意健康,有身体不适的旅客,请及时报告列车员。”

我们看到列车左方远处是公路线,据说在公路上行驶或进西藏,遇到的麻烦会更多,除身体极度缺氧外,如夏季前往,会经常碰到阵雨和大风;再者,随着海拔不断升高,沿途气温会逐渐降低,再往上走,可能会转为降雪天气。

车厢外,不远处的玉珠峰、唐古拉山等都是白雪笼罩,一不小心,就会感冒。进藏前,严格要求是不能感冒的。我们在车厢内往窗外看:沿途景色美不胜收,使我在游遍中国中,最难忘的地方。

大自然给了我们多么好的壮美。沿途不仅能看到美丽的雪山、羌塘草原、圣湖纳木错;更能看到在广袤的草原上,三五结伴的藏羚羊、藏野驴,以及成群结队的藏牦牛、白唇鹿……,它们不时地在嬉戏打斗;有时,还走近车厢,向人们展示它们的自由自在。可以说这里是世界上最神圣的地带。

大自然给了我们无数艰辛的同时,也给了我们更加瑰丽壮美的景色。可以这样形容,这里的冰峰雪岭,如同银雕玉琢: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绿茵如毯,茂密的原始森林正在抽芽吐绿;更有苍凉荒芜的沙漠,驼铃叮铛,单是此景就足以震撼人心。

在尽情观赏风光的同时,你可以闭目畅想:假如能够浪漫奇妙的在野外生活,攀登雪峰,野外露宿,草原骑马,捉一只羚羊架火烧烤;打一只兔子扔给野狼,纵情野调向天唱,该是多么的无限乐趣,这是人生的第一次吧!我总爱这样想:以自己最喜爱的方式亲近大自然,最大程度的挑战自我,超越生命的极限,那更是今生今世的乐趣。

我们坐在卧铺前的窗口。窗外的迷人景色,孩子们不断的向我介绍,广播里不断地分别用汉、藏、英语向我们炫耀:从格尔木到西大滩,海拔4200米,到昆仑山口,海拔4700米;风火山口,海拔5010米;从格尔木往南沿途第一景就是青藏铁路上的世界第一高桥——三岔河大桥,在高原上还有54米的高度,一路全是上坡,曲折蜿蜒,迂回行驶。这里属于昆仑山的峡谷地带,有宽阔的牧场,牛羊肥壮。两旁的山峰上,冰封带、融冰带、植被带层次分明,形成奇特的大自然高原景观。因山高路险,坐在火车上一不感到缺氧,二不感到颠簸,如在火车之外,必然要吸着氧才能前行。但过了昆仑山口之后,就会一路下坡,人们缺氧的状况也就逐渐减轻,高原反应也就不那么严重了。

火车在向前奔驰,就要在美丽的可可西里大草原上飞奔了。过了索南达杰保护站,就直朝五道梁镇而去。五道梁镇海拔4700米。说起这五道梁,我在车厢中还听到别人风趣的说:“如果是走公路的话,旅游者们的高山反应引起头痛,昏眩大多就从这里开始。当地有一句顺口溜说:一到五道梁,哭爹又喊娘。”由于高海拔的关系,对初到西藏的人来说,路过这里,吃饭、运动都会有点难受。特别是这里的天气变幻莫测,即使在7、8月份也会顷刻间漫天飞雪。

过了五道梁后,沿途是一望无际的茫茫草原。只见离火车不远的公路两边布满了藏民放牧的牛羊群和帐篷。当此,我多么想能下车走进牧民漂亮的帐篷中亲自感受一下游牧民族的生活气息。

这段路程火车再往前奔驰,就要穿过青藏铁路第一高点——海拔5010的风火山口了。据说这是《西游记》中孙大圣路过的火焰山处,五道梁离风火山口有70公里远,如果是汽车行驶,在50公里处就开始爬坡,过山口以后,就会一路下山直到二道沟镇,那里仅有几十户人家开的饭馆、旅店,私驾游者会在那里稍作休息。但火车在二道沟不停。

再行驶63公里,就到了沱沱河镇,在此镇是要停留两分钟的。沱沱河镇海拔4650米,它是青藏铁路上的重要驿站,旅店饭馆很多,而且该沱沱河就是长江的源头。在该河大桥处有江泽民的题词:“长江第一源头”,路过该桥时,中国的万里长江就发源此处。

许多人都愿下车在桥头上留个影,但时间无法允许。据说:沱沱河汇合了曲麻河便成通天河,流经四川、云南改名金沙江,最后成为长江。

从沱沱河镇再往前行驶,就往唐古拉山口进发,此段路程中,如果是私驾游者,据说需要行驶90公里的没陡坡的平坦路程就到了达雁石坪。从此处再往前走,路况就转差,不仅上坡盘山行驶,而且路面破损严重。

过了老温泉,路过新温泉,就到达离唐古拉山口47公里的兵站,这里又是上山路的开始,一路上全是缓坡,虽然没有昆仑山口的坡陡,但是,路程却很漫长。

快要到唐古拉山了,这山是青海与西藏的分界线。刚刚过去的这康藏线上一路见四季十里不同天的奇妙景象,即将过去,简直可用奇绝来形容。我在车厢内,不时在畅想着,美呀,到了西藏,更有最洁净、最湛蓝的天空;最妩媚的阳光、月光。在湛蓝湛蓝的天和悠悠的白云下,巍巍的雪域高原上,还有珍珠般散布着一座座庙宇翎顶辉煌,以及藏民的虔诚开朗……

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是这次旅程的最高点。火车由此飞奔而过,只见窗外近处有一站牌“唐古拉站”,而无一人在此候车,这也是入藏必经之处的唐古拉山口。从车窗外四下环顾,我们更惊奇的发现,周围尽是连绵的雪峰和广阔的草原,景色很壮观。但是,据了解这里的天气极不稳定,终年风雪交加,号称“风雪仓库”。而且由于处于冻土地带,气候长年处于冰点以下,泥土层长年结冰。现在我们路过这里的温度是白天9度,夜间零下5度。再者,海拔太高,很多人在这里都有高原反应。难怪这呼啸而过的唐古拉站,连个人影都没有。站台远处的修路工,个个都穿着冬装,带着棉帽,懒洋洋地站在那里,时不时的用铁锨在路基上拨动石子。因此,在这里,如果是游人就要做好应付各种突发状况的准备。

翻过唐古拉山口,就正式进入西藏的羌塘草原。这里草原壮美、湿润、牛羊肥壮,称作世界第一高原上的草原。其附近的山险峻、陡峭,看来和青海草原的风光有所不同。

从羌塘草原再往前走,我们不知行驶了多远,就到了小唐古拉山口,这里海拔仍然很高,为5010米。

在车厢里,我们突然发现,各自的面孔都变成了黑青色,我们的嘴唇变成了紫红色,小三和靳良坐在卧铺窗前,还咿咿呀呀的在说窗外的错纳湖——西藏的第一大淡水湖。湖边飞鸟点点,雄鹰盘旋,成群的牦牛还不时的在湖边饮水……。尽管是那样的美,但我因高原反应的厉害,头痛脑胀,四肢无力,只好独自坐在卧铺上发愣。

突然,列车员在车厢里喊:“那曲车站到了,该车误点半个小时,有下车的就下,不下车的就不要再动了”。可我在车上闷得慌,跟小三一打招呼,我们就下了车。在站台上走动一下。下车还没刚站稳,我活动了几下,小三忙着吸烟,但用打火机打火,怎么也打不着。站台列车员说:“这里缺氧百分之五十”。车铃一响,我们就重回车上。

小唐古拉山口一带的地形,据在车上了解,如果你是私驾车,过了山口就一路下坡,而且坡路在一个巨大的山谷中盘旋前进,坡陡弯急,这在青藏公路是很少有的。因此,下坡时一定要控制车速了,确实太危险。路过安多县城是4700米,前面还要穿过4800米申格里贡山,该山突然拔地而起,而且山势陡峭,上山坡度大,这也许是通向拉萨的最后一道屏障,也是最危险的一个,因为,到了山顶后,并不是下坡路的开始,以后还有不少大的上下坡。这样的反复的上下坡路有50公里,所以,私驾车者不能松懈,确实也太难了。

那曲火车站已经降到海拔4500米,可能是让车上的人去适应的缘故,我看已不再供氧,车上吸烟的人也多了起来,列车员也不再管那么多了,可相应的乘客的高原反应也逐渐多了起来。

从那曲到当雄,行驶大约164公里,看起来是一路下坡。沿途让人心旷神怡的风景:蓝天、碧草,屹立于蓝天和草原之间的有美丽的花饰帐篷。美丽的一览无余的藏北风情,这一切会让我们不由自主的发出一阵感叹:为了这一刻,路途上再辛苦也值得。

火车在向前奔驰,从当雄到了羊八井,只听车厢广播里介绍羊八井以其丰富地热资源而闻名,除了普通的温泉外,还有罕见的爆炸泉和间歇温泉,且拥有全国温度最高的温泉,总面积超过7千平方米。这里是中国大陆上开发的第一个湿蒸汽田,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地热发电站,在群山环抱的草原上,每日清晨总会看到羊八井地热田弥漫着白色雾气。草原上稀薄的空气遇上冷气温,让地热田产生巨大蒸汽团从湖面冒起,如同人间仙境。在这里你可以舒舒服服泡个温泉浴,

温泉的水保持在47度左右,里面矿物质含量高,浸泡洗浴可以治疗多种疾病,但是要注意高原地区氧气消耗量大,泡澡时不宜大量活动,以免体力不支。

整个羊八井地区因热水井特多,现已供发电之用。这里是全国最大的地热发电站,为拉萨地区带来既便宜又环保的供电。

羊八井至拉萨,从火车行驶的感觉上应该全是下坡路。想必就要快到拉萨了,我三个人的精神也随着振作起来。都认为此番青藏线上的一路风光,真格是美景伴随心情,心情伴随着这么多故事,让我们即将走过了这不寻常的天堂之路。看车窗外,这风景更是如诗如画,天空的蓝,蓝到极致,流云的耀眼和雪山的纯洁如哈达飘舞,青稞麦田碧绿,油菜花刚刚绽放,金碧辉煌的庙宇,流光溢彩的拉萨河,还有那天空盘旋的雄鹰,组成了一幅仙界般的画面,既真且幻,既庄且谐,呈现出美的纯真、纯情、纯洁。真正有着比内地更艳丽的色彩,有着比内地更斑斓的浓抹重涂,也许这就是藏人的风骨所在,也许这就是藏民的价值所现。

weinxin
官方微信公众号
请扫码或者搜索pcren_cn,获取最新进展和相关资料。
  • 本文由 zhangjunting 投稿,于2021年4月18日16:04:05发表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pcren.cn/25597.html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征文网 2

      震撼!祝老爷子身体健康,长命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