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先生

征文网 2019年10月6日语录文摘评论2,035 阅读3309字

我在黑暗里看着她,她也在黑暗里看着我。

她就坐在不远的小石阶上,一动不动地望着我的眼睛。我也望着她的眼睛,慢慢地探身走去。那幽蓝清澈的眼珠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深邃,射出的冰冷而又高洁的目光变得越发得清晰。我屏息凝神,走得一步比一步更慢。

“我爱你。”我走到了离她几步远距离的时候,小心翼翼地说道,并且双眼一动不动地打量着她的目光。

她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冽起来,像一阵寒风吹来,把无形的刀子扎进脸庞。

我试探性地迈出了一步,然后快步向她身边跑去,希望她能够接纳我的热情。可她却几乎在同时张牙舞爪起来,威胁我后退。我的内心仍然残留着一丝希望,希望她的威胁只是出于羞怯的条件反射。然而就在瞬间,她用她那锋利的爪子挠破了我的希望,“咝咝”的低吼声告诉我,“别做梦了,快滚!”。我对她的反击表示无可奈何,只好在绕着她身旁转了几圈后,主动退出了这阵僵持。

又失败了,都是那个该死的两脚兽。

我被莫名其妙地关进笼子里,然后摇摇晃晃不知过了多久,笼子门打开了,我走了出来,周围一切都是亮堂堂的,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我被一个白衣服的两脚兽按在一张床上,然后他不知道拿什么东西扎了我一下,我随即感到一阵剧痛,然后就头晕目眩起来,想挣扎,可是没有力气。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一张脸在笑眯眯地望着我,心里突然涌出一种无比强烈的厌恶感。我总感觉体内仿佛少些了什么东西,很难受,又没有力气。我勉强起身舔舐着伤口,麻麻木木的,没有感觉。

我幻想着这种麻木的感觉能在回到家以后消失,可是没有。身体总是缺少一股热情,而且似乎无法恢复了。这时我突然想起,在我从朦胧中挣扎着醒来的时候,他把两小块肉放在我的眼前,我呆呆地凝望着它们,嗅出了一丝奇怪的气味。

我明白了,他们是在羞辱我。

“喵呼!”我不禁发出了一声长叹。我决心不顾一切,快速起身,冲向窗户,跳出去,带着我的愤怒与痛苦,远远地跑进无尽的黑夜里。

跑了很久,天亮了。我一头扎进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那里有整齐排列的青翠葱茏的大树,有来来往往的年轻男女,还有很多猫。

我四处翻找垃圾,发现很难找到什么吃的。我茫然地行走在街道上,不少路过的两脚兽都对我报以亲切的眼光,但是我不理会他们。我恨人类,恨他们用毒针扎我,恨他们让我无法接近母猫。是的,自打那起,所有的母猫都变得不喜欢我,走路要绕着我走,时不时还会从远处投来鄙夷的目光。我变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流浪者,被所有我所钟爱的事物抛弃,于是我决定不再做一只猫。

我懒洋洋地坐卧在石砖台上,茫然地凝视着来来往往的过路人。有人不理睬我,我也不理他们;有人想伸出手摸我,我便用恶狠狠的眼光回击,然而她们却似乎理会不了我的用意,依旧不断地靠近我,我只好嘶吼两下,摆出一幅预备进攻的凶恶表情,结果她们反而笑了,一边笑一边走开了;还有的人想喂食,我丝毫不肯接受她们的善意,便转过身去走开。渐渐的,许多人感受到我的冷落,便不再向我投送爱心。

我明白了,他们只不过是在讨好我。

但是还是有例外。有那么几个女孩子,每天按时出门,看到我的时候,就冲我微笑,然后小心翼翼地靠近我,或是伸出手来想抚摸我,自然是被冷漠所回应。然而她们始终不放弃,每次见我都是这样。有一个穿白衣服的男孩走过来,似乎是没注意到我,等快走到我身旁的时候,看了我,猛然颤抖了一下,一定是被吓了一跳。这让我想起了先前扎我的那个白衣人,我不屑地望了他一眼,然后跑开了。他是唯一怕过我的人。

“喵呜......”黑夜里我对着一栋大楼叫着,回应我的是那些从窗户里探出头来的女孩子。

日子过得很艰难,好在我结识了一个新朋友。我在一片草地上看到了一群圆鼓鼓的鸽子,它们都专心地在地上啄来啄去,和那些胖乎乎的母猫一样,好像永远都吃不饱。我小跑过去,想瞧一瞧它们吃的是什么东西,可是我一过去,那群鸽子就飞跑了,只剩下一只跟白球一样的家伙,依然不紧不慢地啄着地面。我和它就是这样认识的。

“你在吃些什么?”我问道。

白鸽子没有回答,好像压根听不进去我的话。

继续阅读

公众号:pcren_cn(长按复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